寿宁在线,寿宁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版

查看: 396|回复: 10

[散文] 文学星空|徐御寿:那年我们十七岁……

[复制链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09: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寿宁在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学星空|徐御寿:那年我们十七岁……徐御寿 映山红寿宁文艺
“映山红寿宁文艺”——寿宁县文化馆主办

640.jpg

1968年12月22日,毛主席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活动全面展开。
至今50年过去,知青那一代人,做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根据《福建知青照片档案》等资料,全国共有大约1700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福建累计有33万人。
那个无法复制的年代,深深印记在那一代人的心中。至今回忆,虽然感慨青春无价,但能在农村磨炼,多数人不曾遗憾。

640 (1).jpg

知青档案:那年我们十七岁……
作者:徐御寿

1
到农村去
1976年7月,我们到达大安榅坪茶场。那年我17岁,体重不到45公斤。

作为当时的寿宁一中高中毕业生,农业户口的回乡务农,城镇户口的插队落户,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上山下乡,我们叫知青。

那时各机关单位按上级精神相继创办了知青场队,主要为本系统子女上山下乡提供场地。榲坪茶场为商业供销系统创办,所以大多数知青是商业供销系统干部职工子女。

早在1973年6月间,寿宁一中就组织我们学习了毛主席给李庆霖同志的回信。尽管时间久远,但毛主席的信很短,相信知青们还会记得:“李庆霖同志: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毛泽东。4月26日”。应该说,李庆霖给主席的信改变了全国知青的命运。当然,他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只是他的人生沉浮不是我这里能说清楚的。虽然还要上山下乡,但条件得到很大改善。我们上山下乡时,上级按每人200元的标准下发经费。

640 (2).jpg

印象中是1976年的7月13日上午,全县知青(基本是寿宁一中与寿宁二中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及个别应届初中毕业生)集中在旧人委(现丁字街的邮电局与百货大楼)门口,在一片欢送的锣鼓声中,全体血气方刚的知识青年离开县城到各自知青点。现场免不了也有不少动人的场景。尽管不知道自己将来人生道路如何,但我们的心确早已飞到农村了。

我们知青点算近,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大安公社(现大安乡)。在公社里,革委会主任组织召开了简短的欢迎仪式,大安供销社给每位知青赠送了脸盆。至此,我的行装就是一个桔饼箱、一床六斤棉被和一个网袋。知青点派了几位老知青到公社帮助挑行李,到知青点之后才知道是我们的知青队队长柳明及袁林弟等。因为柳明大哥一路默默不语,人也显得老像一点,所以我们8位知青及几位陪同的父母都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队长。

上级已经为我们配备了床和半张桌子(两人一张)及锄头、棕衣等。到知青茶场之后,我们分配了宿舍,五个人同住一间。稍作安顿后,我们马上去熟悉周围环境。当天下午知青场开了一个座谈会,也算是欢迎仪式吧!随行家长也参加了。蔡传清同学父亲在犀溪供销社工作未一同前往,其他家长代表基本都到了。印象最深就是刘勤奇的父亲,立即要刘勤奇戴上斗笠,穿上棕衣,带上锄头(那天有点小雨)上茶园除草。虽然场长陈如亨亲切地说,刚来可以先休息几天,熟悉熟悉茶场后再上工,但我们的上进之心和主人翁意识,驱使我们第二天就上山劳动了。

640 (3).jpg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熟悉了环境与战友们,自然融入到大家庭中。现在回想,才体会什么是和谐。那时知青点没有通电,能配备一个手电筒,就是十分高档的家用电器了。我们每位都自备煤油灯,所以到了晚上,基本是在房间写写信,看看书,记记工分,或者干脆早早入眠,偶尔也有串串房间说说笑笑的。那时蚊子特多,我们在蚊帐里热的够呛,闷的够戗。在“晒黑皮肤,炼红思想”的中心思想引导下,我们真的穿着背心劳动,没几天功夫,皮肤黑了。男知青们的背基本是背心印记,背上还起许多泡泡,手心长了许多老茧和水泡。但我们是革命青年——不怕,有决心锻炼自己,所以用针把水泡挑破,其结果是晚上睡觉更难受了。一段时间之后,脱了一层白嫩嫩的皮,也就这样撑过去了。冬天出其的冷,我和舍友蔡传清一起合并睡眠,才算好好地度过冬天之夜。有一年的冬天下起厚厚的大雪,许多知青回城无法归来,我集中了七条被子睡觉,还算暖和。

我们宿舍的五个人,午休和晚上比较活跃。刚到一段时间最重要的节目就一个——看信与写信。同学与朋友一别,基本是通过信件交往联系。负责我们这条线的邮递员是加熊叔(姓陆),每天早上十点左右他都会前准时出现,他自然成为我们知青的好友了。后来他的侄儿陆新旺到我们点插队,关系更近了。还一个节目有点出奇,就是脱裤子。基本上是脱刘勤奇的,吴玉光对这个节目的积极性比较高。但吴玉光刚从江西回寿宁不久,寿宁本地话讲的不太清楚,大家也会在交流中占他点便宜。记得一次青春期的反应还让吴玉光紧张了好几天。

640 (4).jpg

2
茶场生活
知青点的生活可以说是丰富多彩的,许多的许多都让人难以忘怀。一些“故事”依旧是我们现在相聚时的保留话题,以现在的眼光看,也许是很荒唐和不可思议的。

——我们有“榲坪国”歌曲。当年不论是在何时,只要想唱,一人引领,大家总会齐声高歌合唱。虽然至今还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中之内涵,但唱起来总是那么亲切动人。而今,只要“榲坪国”公民有高兴的事情相聚时,我们就会唱起自己的歌曲,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我们有那时十分重要的交通工具——手扶拖拉机。林明光是驾驶员,他也就是我们重要的科技人才了。但连接茶场的交溪木桥无法行车,所以,每次茶场要碾米时,都由我们用肩膀将拖拉机头抬到场里使用。

——我们是公社重要的民兵基地。知青点有近二十只五四式步枪,好像还有一挺机关枪。训练时每人分配五发子弹进行实弹射击,不过瘾可以多打,每发子弹一毛二。集中训练时枪不够,就用红樱枪或扁担等代替。有一年秋天的一次凌晨突然集中时,好几个知青居然只穿短裤就小跑到指定地点,队长十分生气。记得一次,公社武装部吴部长组织我们进行手榴弹投掷,在对面山沟进行,结果投到松树根部反弹,弹片飞回,吴部长立即叫卧倒,但来不及了,弹片击中吴部长腹部,当场鲜血直流。记得是阮云斌背起吴部长,一路飞跑直达公社保健院,吴部长得以及时救治,阮云斌却差点晕倒了。

640 (5).jpg

1976年9月10日,寿宁县人民广播电台又响起了哀乐(那年有太多的哀乐在广播中响起),正在劳动中的我们知道又有重要人物逝世了。当听到是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时,整个知青点一片哭声,沉浸在无限悲痛之中。我们自觉用枪坚守自己的知青点,特别是晚上,我们三人一组分三路进行值班,每晚口令不同,警惕性十分高,我们就怕阶级敌人实施破坏。9月18日那天,我们到公社参加全国的追悼大会,公社几个干部当场晕过去。

我们知青点用枪武装起来打击过当年的“投机倒把”活动。那时,浙江平阳县人经常通过大安便道购买木头返回,都是人工肩扛,而且是夜间行走。我们是热血青年,只要公社通知一到,我们就连夜行动,基本准确。只是苦了那些人,丢下木头就跑,就怕被我们抓住。当然也走过火,还好没伤到人。因为这事当年我们还经常受到表扬。

当时我们用枪抓过“贼”。那“贼”忒大胆,没过晚上11点就想偷我们的化肥(那时化肥可是上级按计划下拨的,多重要啊),可我们早做好了准备,一有动静就枪上膛、上刺刀,大声吓唬,就把躲在砖窑柴草丛中的小青年逮着了。我们把这个“贼”吊在梁上,给他剃了个十字头,第二天再交由公社公安处理,还得到了表扬。现在想来,那“贼”也真是太衰了。

我们也用枪打过狗,不过,狗肉是偷偷煮着吃,被陈场长知道肯定麻烦。

640 (6).jpg

——我们是山东苹果引进的实验基地。寿宁县引进山东苹果种植,县确定我们知青点为实验基地。于是,公社下达义务工给全公社各大队各生产队队员,队员们按我们指定的地点挖三个穴,长宽高各一米,并下肥种完三颗苹果苗就算完成一天义务工。我们负责验收,合格之后发给证明。生产队员们常常私下评论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贫下中农接受他们的再教育。毛主席他老人家可是这样教导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几年之后,苹果结果了,却日又小又酸。后来我们重返知青点时,发现苹果园里已经找不到几颗苹果树了。

——我们努力做到自力更生。我们每月出工都十分积极,下乡一两年,许多知青都是出满工,少则也有20多天,三任队长柳明、袁林弟、蔡时令更是尽职尽责。回城也只呆一个晚上就回点了,甚至是连夜回来,记得当年解禁影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真是万分火爆,能搞到票后我们是回城看完电影借月光回来第二天出工。评工分也十分公平、公正,对我而言,刚下乡出一天工评7分也很合理,真正体现“多劳多得”。年终结算下来,十个工分是三毛八,记得最好一年是四毛七,与其他知青点相比,很不错了。我离开知青点上学时居然还有余款11元多,实属不易!那时不论砍柴、挑担或其它肩挑农活都是百斤三个工分,经过努力,我挑地瓜一担最重也到189斤,印象中林宜旺能挑289斤当为记录。至今我的肩膀上还有一块挑担印记,甚是自豪。

——我们真正在天然营养中成长。我们努力做到粮食自给,不足时场长陈如亨就到公社要求补助。我们种各种蔬菜,绝大多数的绝大多数都是用农家肥种蔬菜,那可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我们种植的磨菇是集全公社牛粪于一体的食用菌,也是出口新产品,每天都由范圣文起大早挑到县城交货。

640 (7).jpg

那时我们的消化物是重要的肥料,都真正得到了充分利用。不但如此,公社公共厕所的消化物也归划我们知青点,任何单位与个人不得侵占,作为回报,每年春节前我们知青点的猪肉要供应一定量给公社食堂。一个知青知道此事后,有了意见,就说,公社真会算,消化物与我们换猪肉吃,而我们真傻,猪肉与公社换消化物,无语了。而且,公社离茶场距离较远虑,那些消化物都是我们人工挑回来,必须爬过一条长长的交溪岭,那个场面十分壮观。群众偶尔会一语双关地与我们开玩笑,问:“你们会吃得消吗?”不明就里的我们肯定会回答吃得消,惹得他们哈哈大笑。

那个交溪岭,我们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现在做梦还会梦到挑着化肥晕倒的情景。当时应该是低血糖所致的。那个时肚子真的缺乏油水,所以大家的饭量更大,但吃饭速度是个大问题,因为没菜可配。炊事班的赵光艳、陈晓惠、张玉梅等人那是起早摸黑,毫无私心地把少量的白米饭与大量的地瓜米拌得均匀,没菜配能吃得下、吃得快吗?哪位知青如果回家带点好吃的,也都基本共享了。如有开水拌油加点酱油配饭就很好了。那时配“黑菜”(萝卜叶腌制而成)最多,久而久之,我们的牙齿居然也黑了,任凭如何刷牙也无济于事。饲养员孔悦平十分认真养好猪,猪基本是吃地瓜叶和马铃薯叶成长,肉肯定好吃,但长膘慢。春节前宰猪,称之改善生活,我们能够吃到一点猪肉,那就是我们的饕餮盛宴。当然,我们的食品是纯天然的,也是绝对安全可靠的。

——我们有自己的追求。那时我们一到知青点,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常常向组织作思想汇报,自觉以共产党员的标准对照行动。当知青点推荐党员董青同学在公社参加公开考试时,许多知青都十分羡慕,也更激发了我们的上进心。董青回来说,那物理题是杠杆的原理,我们认为还真贴近农村实际。后董青同学被清华大学录取(为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

640 (8).jpg

3
高考去,回城去
当隐隐约约听到要恢复高考,大家都有机会上大学时,人们雀跃欢呼。我们回家把压在箱底下还崭新的中学课本找出来,但多是一知半解,十分无奈。茶场领导高度重视,专聘一名老师为我们上课,这在同类知青点中是极少的。老师专攻数学,但也常常被知青的数学问题难倒。我们踊跃报名,喜迎高考,自学并回城流动听课。当时胡连三老师的数学课、叶其武老师的物理课以及陈福育老师的政治课都很吸引人,听课的知青特多。

高考承载的梦想太多了,报考的人也太多了。考前在寿宁一中操场前的大字报栏找自己的考室就找了半天功夫。1977年12月16至17日,全国570万考生真的走进考场。深记当年福建语文试卷(理科)只有二个题目:1、默写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10分);2、作文:《大庆见闻一则》读后感(90分)。虽然那年各高校只录取27万,但是也有4.8%的希望。

当我们还在山上劳动时,邮递员加熊叔送来了吴春章和叶枫的录取通知书(之后是赵光艳和陆新旺的)时,大家确认这是真的事情了。半年多之后的1978年7月20至21日,我们再次与全国610万考生走进考场,那年全国各高校录取40.2万人(录取率是7%)。幸运之神降临了,我考上了。

从1976年开始,上级下达我们知青点的招工名额是每年2 至3名。我们还在计算着:等全部回城大约需要15到20年!而邓小平恢复高考的政策一出台,特别是1978年12月的全国知青工作会议,让我们在两三年内就改变了命运。

640 (9).jpg

4
永远的回忆
——我们的生活并不单调。我们那时经历的太多太多,但始终与时代脉搏相连。我们的生活依旧充实。阮云斌那动人的笛子声仍然在我们耳边飞扬;我们手抄的《天安门诗抄》还保存着;那时学唱的一首首动听歌曲(也叫解禁歌曲,基本是现在的红歌)现在依然在传唱;手抄的歌曲集还在使用;下发的布票等凭票供应商品都得到充分使用;李知青的煤油灯到时间就自动熄灭了(被其他知青渗了水)是为什么?李知青始终认为是煤油灯的灯芯太长导致,研究了一段时间,但一直没有科学依据。我们许多知青还“外派”帮助县上马铃薯出口安装包装木箱,手艺十分了得;我们回城相约返点都会在我们的联络站——高厝下的李就斌家集中,喝上一杯热茶;那时的一个念头,居然与缪明莲、孔悦平、陈善基等一起延续在寿宁一中的兴趣,成立了地震测报组,果真想在那个领域做点什么,上级还果真十分重视与支持。

突然的一天,通知我到福州参加什么座谈会,我第一次到了省城,感觉福州很大很大,有点找不着北。不料只有4位知青参加座谈,省知青办主任亲自听取我们的汇报,更让我们几个诚惶诚恐。那次我认识了后来被破格录取到中国科技大学的李维度(当时名气挺大的知青)。

640 (10).jpg

公社电影队常常到我们点的餐厅放映电影,放映最多的是《侦察兵》。当连长(王心刚扮演)出现时,放映员会拿起话筒用寿宁话解说:这是我们自己侦察兵的连长!多么朴实与真切。那时怎就没有八十分、五十K,斗地主、麻将等等娱乐呢?难得有一副扑克牌(有时还是几副扑克拼齐的)也是打打四十分或争上游而已。

——我们有各级领导的关心。我们知青点知青数在全县属于较多的,领导也十分关心与关怀,常常有各级领导到点检查指导。县供销社指派一名干部到点管理,公社也指派一名懂农活的农民帮助指导。那时的领导是真正下到基层的,可不是走马观花。所以我们十分重视,积极做好各种准备工作,也认真做好能做到的卫生。知青办赵主任下来就亲自与我们同住同吃,并与我们膝促谈心,大家很是感动。有一天,由于男女厕所标志不清,领导走错WC,很是尴尬。有一次,或许天气确实太热,我们好几个知青理了光头回城,被县知青办主任逮着,没少挨批。公社领导对我们更是关怀有加,当我们粮食难以维系时,都是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就是大安供销社也会为我们特批几张糖票。

640 (11).jpg

——我们的友谊纯而又纯。我们那时单纯无畏,也朝气蓬勃,那时的男男女女在一起,相处的非常纯洁,就是流传某某与某某十分要好,也只是美好的传说。即使有一点意向的男女知青,也不知有没有牵过手?那时的情谊真得质朴。

有一晚,我们趁陈场长不在时,硬是把吴玉光伴成新郎要强行与场长之女陈惠兰成婚,场面也是十分喜庆,是他们有意还是其他?后来,吴玉光果然与陈惠兰成为一对。叶家训或许也是选用在大安供销社时被张主任看中而与他女儿 成为一对的。孙战友是对任战友一心一意也成就了一对。而林战友与吴战友的姻缘却不是在知青点(那时他们还不认识)。就是在招工或者招干中偶有一点不快,但也没有影响真诚的友谊。离点之后的之后,谁家的红白喜事都有战友们的身影,特别是大多数在寿宁本土工作的更是如此。有一年,相当多人相约回到了榲坪茶场,虽然已成大安乡的光荣院,但我们还是真切感受了当年的幕幕场景,勾起了许多心中的记忆。那悬挂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字样仍依稀可见,那厨房、那洗衣的水塘、那没有喧嚣与勾心斗角的相处、那一切……都如在眼前。

我经常想,真应该再次回去走走了,带上丈夫、妻子、孩子、孙子,会有各种的理性回归与思考!

640 (12).jpg

来源:风陵潇潇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0: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013

帖子

167

主题

3万

金币

总司令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05769

2014年度人气网友勋章无烟勋章文明勋章100勋章

发表于 2018-12-6 13: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4: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4: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4: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4: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师长

发表于 2018-12-6 14: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浪花

发表于 2018-12-6 17:1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相片中活的人还剩几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65

帖子

453

主题

2万

金币

总司令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96106
发表于 2018-12-6 18:1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赶上了好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建网警提醒您:社会飞速在发展,诈骗有了新手段,电话短信和网络,民警帮你来识破。收信息,中大奖,莫要回信莫要想,天上不会掉馅饼,设了圈套让你上。
宁德网警提示您: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淫秽色情、六合彩赌博、诈骗、病毒攻击、抵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 寿宁在线提醒您:不要随意谈论政治事件!
寿宁县鳌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寿宁县鳌阳镇胜利街136号财政局大院 电话:0593-5523999

QQ|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寿宁在线 ( 闽ICP备05020655号 )

GMT+8, 2018-12-14 07: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